广东省政协委员黄少媚:一线城市向来是全国楼市风向标 扭转市场预期要趁热打铁

发布日期:2024-01-31 06:26    点击次数:134

  1月22日,广东省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在广州开幕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获悉,第十二届广东省政协委员,第十三届广东省政协常委、港澳台委员会副主任,新世界发展(HK00017,股价10.16港元,市值255.69亿港元)执行董事、新世界中国董事兼行政总裁黄少媚准备了多项建议,涉及优化广深限购政策、推动房地产健康转型等。

  关于一线城市的楼市政策,黄少媚指出,一线城市向来是全国楼市的风向标,扭转市场预期要趁热打铁,让一线城市起带头作用。把握“房住不炒”的上限,除了谨慎保留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核心区的限购外,对于库存压力突出的广州、深圳非核心区域,需及时进行政策优化。

  谈一线城市调控政策:放松限购是建立长效机制的开端

  黄少媚提到,从2010年起,房地产限购政策已实施了13年。随着房地产基本面的改变,截至2023年12月,全国保留或部分保留限购政策的城市仅剩下10座,其中,限购力度最严格的是四大一线城市。

  黄少媚称,应及时发挥四大一线城市的带头作用,研究全面放宽限购可行性,让房地产调控进一步回归市场。尤其是广州市场,作为四大一线城市里库存压力最大的城市,当下过严的限购政策存在已无必要;深圳市场,建议除了保留必要的核心区限购外,也要及时作出限购边际的调整。

  “当下,大部分省会城市也尝试了限购政策边际的调整,广州作为调整限购政策的首个一线城市,也做了限购区域缩小、限购年限减少等调整。但从市场反应来看,政策对市场刺激力度并不理想。”黄少媚称。

  对此,黄少媚建议,在广州,除了保留天河区、越秀区、海珠区(部分核心区)、南沙区(部分核心区)这些投资属性较高的区域外,白云区、荔湾区这些自住属性强的区域,均应全面取消限购。在深圳,除了投资属性较强的几个核心区域外,宝安、龙岗、龙华部分区域,以及光明、坪山、大鹏、盐田这些居住属性更强、库存压力大的区域都具备研究优化放开限购的条件。

  黄少媚还提到:“放松限购,是建立长效机制的开端。”

  中长期来看,经济复苏尚需时间,当下已缺乏炒房土壤,放松限购与“房住不炒”并无矛盾。全面放开限购,正是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的开端,从根本上引导市场健康发展。

  全面取消限购,也为多年来一直在探讨、悬而不决的房产税落地打开一个缺口。我国房地产市场已进入存量时代,房产税的开征一定是未来的方向。房产税问题不能回避,房地产的未来良性发展也不能仅靠政策、文件等行政方式管理市场,让市场回归市场,才是未来建立长效机制的唯一路径。

  谈房地产转型:企业要以长期主义心态深耕城市

  当下,房地产业态的发展仍以住宅销售为主,仍未完全从粗放型模式转化。“价格战、快周转仍是房地产业当下未能摆脱的标签,开发商虽然越来越重视品牌力积累,但是仍未建立‘百年老店’的品牌意识,过于追求短期效益,市场对于房地产的信誉度仍然不高。”黄少媚表示。

  黄少媚称,过去我们所理解的房地产业,大多就是商品房的开发与销售。随着新时代发展的要求,房地产阵痛调整期的过去,房地产业需要一场固化思维的变革。那就是要把房地产业与城市联系得更加紧密,房地产应该是人文的容器与经济的载体,是城市的“发光体”,将为城市发挥“筑巢引凤”的功能,带来长足发展。

  “站在城市运营的高度,企业的目标就并非仅仅是利润最大化,而是追求与社会共赢。在传统的经营模式中,有一些发展商选择以销售为主,有一些企业则以租金收入为主,这两种模式都存在一定的发展压力与困难,难以兼顾短期现金流与长期受益的平衡。”黄少媚建议,房地产业的高质量转型,要改变过去盲目追求数量与规模的粗放发展模式,以“质”为先,以品牌意识培育企业,以长期主义的心态深耕城市。

  她同时表示,一个成熟的城市运营项目,可以是城市的会客厅、产业的孵化器,是海内外英才的梦工厂。高端的写字楼可以成为总部经济的平台,敞开胸怀吸纳来自国内外先进生产力。